当前位置:  人才招聘 >> 公告显示

“隐士建筑师”卒姆托采访记

发表于:2019-03-25

彼得-卒姆托 (Peter Zumthor )1943年4月生于瑞士巴塞尔,他的作品有着重建永恒价值的独特视角,令人刮目相看。彼得-卒姆托2009年获得有建筑界诺贝尔奖之称的普利兹克奖。现在,彼得-卒姆托说:“我想改变我的神秘的名声,”


“我更不情愿是封闭的”

瑞士建筑师彼得-卒姆托(Peter Zumthor)在他50年的职业生涯中,吸引了大批狂热的崇拜者,但他在媒体面前出名地低调。

他对一家媒体说,他试图模仿在媒体面前害羞的网球明星罗杰-费德勒(Roger Federer)消除他的神秘的声誉。

彼得-卒姆托,75岁,他的基地在瑞士东部地区的一个山村——哈尔登施泰因(Haldenstein),他有一个30人左右的小团队。从1979年以来,他的彼得-卒姆托工作室(Atelier Peter Zumthor)就设在这里。

他的工作室的较小的规模,地点的偏远,以及众所周知的,他的客户经历的严格的审查和等候过程,他的客户的经历,导致媒体将他描绘为一个“隐居山中的隐士”。

但是彼得-卒姆托在努力摆脱自己的这种名声,他在巴塞尔的贝耶勒基金会美术馆(Foundation Beyeler),接受采访时说,他正在为这座伦佐-皮亚诺(Renzo Piano)设计的美术馆做扩建项目。

彼得-卒姆托说:“有趣的是,‘隐士’这个名称仍然徘徊不去。我尽我所能去改变这个概念。认识我的人说,‘但你不像人们所说的’,但这不是传说!”

彼得-卒姆托说:“我认为,10, 15年前,我试图保护自己不受更多的影响。那时也许我的反应有点苛刻。但即便如此,这也不是真的。是一个神话。但我更不情愿是封闭的,并且现在我不是封闭的。”

彼得-卒姆托没有网站,在过去避开电话采访,但同意记者到他的工作室。

这些记者继续向读者介绍他们的“朝圣之旅”和彼得-卒姆托的事务所的“神话”。

作品“未受潮流或时尚”影响

当彼得-卒姆托在2009年获得建筑界最杰出奖项——“普利兹克奖”(Pritzker Prize)时,甚至评审团也认可他的决定:继续让他的事务所小而隐蔽,认为他的作品“未受潮流或时尚”的影响。

在一篇介绍彼得-卒姆托获得2013年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金奖(RIBA Gold Medal)的文章里,英国《卫报》的建筑评论家奥利弗-温赖特(Oliver Wainwright)称他为“神秘建筑人”(architecture s man of mystery)。

奥利弗-温赖特说:“他有一个神话般的声誉,如同一个与世隔绝的山居隐士;一个‘物质修道士’。他对建筑这么苛求,只有很少的客户有耐心,或者有足够的钱财,去满足他的不妥协的设计观念”

但彼得-卒姆托说,他现在尝试一个更轻松的基于瑞士网球选手罗杰-费德勒不可能的模式——做一个往往不情愿,但变得温和的受访者。

彼得-卒姆托说:“我的孩子们教要我更温和些。”

他说:“我儿子说,你应该像罗杰-费德勒,你知道,如果有人来说‘拍张照片,签个名字’——是好事情,没关系,拍吧”。

来自欧洲各地的记者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他的设计方案——他的家乡巴塞尔的贝耶勒基金会美术馆(Foundation Beyeler)的三个花园式展览馆。

他戴上耳机麦克风,走到楼上——接着进入房间——解释他制作的模型和图纸。

在照相机的卡答声中,他的解释几乎听不见。

当这个项目在2021年完成时(根据彼得-卒姆托以前的项目的时间表,不大可能),将给彼得-卒姆托带来大量的建筑项目。

像艺术家一样工作

他把他对待建筑的的慢和不妥协的建筑方法,比喻为一个作曲家创作一首音乐,或一个艺术家创作一幅油画。

彼得-卒姆托说:“我像艺术家一样工作。我做我的绘画,我不能让别人代替我作画,”

他说:“为了我的建筑风格,我需要人们来帮助我,我需要人才,和他们交谈和讨论等等,但我不能把我做的工作委托给他们。”

他说:“这是一种做事方法,这就是以前的建筑师和今天的建筑师的做事方法的不同之处。它不是特别的。我说我做什么,我就做什么,这就是我工作的方式,这就是你在我的工作室里得到的东西。”

尽管他在媒体很少露面,彼得-卒姆托在 “Dezeen Hot List热榜”上是排名前五的设计师之一。这意味着2016年他在Dezeen建筑网站上是最热门的搜索对象。

关于他最著名的作品——瓦尔斯温泉(Therme Vals)的故事的流传,以及他扩建洛杉矶县立美术馆 (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 )几个方案的介绍,他将保证他的设计方案进入2017年“Dezeen Hot List热榜”。

他说:“瓦尔斯温泉项目是一个社会项目,我和我的妻子在那里住了将近20年,它是社区所有的,并且是成功的。”。

“现在它属于一个金融人物,他买下了所有的东西并毁掉了它。可悲的是,是一个自负的当地人完全破坏了它。”

卒姆托也在洛杉矶县立美术馆一个“蛇形延伸项目”(serpentine extension)工作,它的最初的场地是当地的焦油坑,但现在重新考虑用沙子为材料。

他还解释了他的决定,返工这个蛇形洛杉矶县立美术馆的扩展计划,原以附近的拉布雷阿焦油坑为基础,现在采用沙子。

“这和我们不得不穿过一条大林荫道有关,”他说,“所以第一个形象更像是和焦油坑有关的黑色花朵。”

他说:“为了穿过街道,你不能是有系统的,所以建筑物必须改变它的形式,有更大的强度。现在是更多的是沙子和泥土,而以前与焦油有更多的关系。”

广告服务 | 招聘服务 | 隐私政策 | 联系我们 | 本站招聘 | 设为首页
V2.0版始于:April 18,2000
川B2-20080009浙B2-20080184蜀ICP备09027272
Copyright © 1998-2013 ABB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